首页资讯头条
图片播报
区域动态
人文故事
冰雪旅游
经济贸易
商企风采
社会热点

 

哈市儿童医院医疗团队多科室协作“惊心动魄”挽救3岁男孩生命

发布时间: 2018-05-28 |来源: 中国网哈尔滨 |作者: 魏爽 赵越臣 |责任编辑: 君君

5月4日上午,家住七台河的3岁小英豪在玩耍时突然出现抽搐,面色青紫,双眼发直,呼吸困难伴有喘憋,紧急送往当地医院马上进行气管插管、呼吸机治疗等抢救治疗,肺CT提示左肺实变,诊断“呼吸道梗阻”。因当地医院没有气管镜,无法采取进一步治疗措施,当天下午在当地120医生监护携气管插管、呼吸机辅助通气转诊来到哈尔滨市儿童医院重症医学科。

当晚周东元主任接诊患儿时意识不清,躁动不安、呼吸困难、窒息乏氧,像“小紫人”。入院后立即给予气管插管,呼吸机治疗。采血气分析,氧分压30mmHg、提示低氧血症和呼吸性酸中毒。初步诊断:重症肺炎合并呼吸衰竭、心肌损伤、缺氧缺血性脑损伤。进一步完善肺CT检查,提示左主支气管异物及左肺不张。呼吸机在100%的氧浓度下,血氧饱和度只能维持在78-90%。对患儿进行抗炎,营养心肌,营养神经等对症治疗,严密监护治疗。

5月6日晚,在医务科张世伟主任的协调下,呼吸内科、耳鼻喉科、麻手科、重症医学科的值班和休息的医生都来了,经纤维支气管镜肺灌洗,异物纹丝不动,小英豪的呼吸情况略有好转。

如果不取异物,患儿可能随时出现呼吸心跳骤停死亡或多脏器进行性损伤,必须进行取异物,患儿还有存活的机会,但取异物风险极期高。

多方会诊 院长肩扛重担下决策

5月7日,麻醉科主任杨狄对患儿进行会诊看过孩子认为,如果耳鼻喉取异物要先拔去气管插管后硬支气管镜才能通过声门下,并且要停掉镇静镇痛给药,让患儿恢复自主呼吸,才有机会取异物。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,患儿恢复了自主呼吸,但是血氧饱和度仅40%,也就是说,他的状态更差了。中午时11点40分,孙新刚院长、医务科张世伟主任、呼吸内科、耳鼻喉科、麻醉科、胸外科等各科主任为患儿进行全院会诊。

通常情况下,一侧支气管异物和孩子,对侧肺的呼吸功能可以维持功能,而小英豪的左侧支气管阻塞的同时,又合并右侧的重症肺炎,靠呼吸机机械通气仍只能艰难维持生命血氧饱和度维持在较低水平,且给氧量稍低,血氧饱和度就会迅速下降,这就意味着即使如果按常规拔除气管插管取异物,可能在气管镜还没进入左支气管的时候,就可能发生心跳呼吸停止,而置入气管镜所产生的刺激更会加大发生意外的风险,这就给医生出了一个巨大的难题,不冒险取异物,生命暂时可以维持,但病情有恶化趋势,患儿可能随时出现呼吸心跳骤停死亡或多脏器进行性损伤,如果取异物可能随时危及结束孩子的生命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小英豪的状况进一步不稳定。

普外二科主任张世伟(左)、麻手科主任杨狄(中)、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于鑫岩(右)对患儿病情进行复盘分析

由医务科牵头PICU、重症医学科、耳鼻喉科、麻醉科、呼吸内科、胸外科各科主任及医生紧急组建了临时多学科抢救小组,经过周密研究,反复论证,最终从众多方案中确定了,第一步是纤维支气管镜冲洗、试取异物,第二是耳鼻喉直达气管镜快速取异物,如若不行,重新气管插管,胸外科开胸取异物的治疗方案。

孙新刚院长静静听完会诊意见,环视各位主任,说:“知其难观其勇,我在这儿当院长,有事我担着。我们是在救人,我们没有退路,只能去做。”听了他的一席话后,大家心里压力减轻不少。方案确定后,三组人员进行了最后的准备工作,为缩短取异物时间,将每个器械摆放的位置、方向,器械传递的方式都进行了演练,整个团队人员达15人。

紧急救治小组和家长说明了抢救的方案和孩子所处的危险处境,几乎绝望的家长将孩子最后生的希望交给了儿童医院的医生。

环环凶险 配合协作挽救生命

患儿被推进了手术室内。麻醉科杨狄在保留患儿自主呼吸的前提下,静脉给了镇定药,手法辅助呼吸,气管内、口内吸痰,血氧52%。呼吸内科医生下纤支镜,看到一个圆形的异物卡在了左主支气管口,一动不动,旁边只有纤细的缝隙,这时血氧开始下降到32%,呼吸内科医生退出纤支镜,麻醉科医生正压通气,血氧升至46%不再上升。再下纤支镜试图取异物,因异物将支气管填塞满,异物钳无法夹住异物,但是,异物钳还未到达左主支气管口,气管内开始有少许流血,血氧再次下降到21%,心率也由144次向下滑,心电图上的间距越来越宽,情况危急,患儿命悬一线。呼吸科医生抽出纤支镜,开始心肺复苏,麻醉医生胸外按压,给肾上腺素,加压给氧,生命体征渐渐平稳。

从患儿体内取出的“遥控器按钮数字8”

经现场专家紧急研究,耳鼻喉科高源主任用硬支镜取一次,失败的话就要对患儿进行开胸手术。麻手科杨狄主任将气管插管拔出,高源主任下硬支镜,可视下看到抓钳接近左主支气管口,血氧开始下降,心率也在降。紧急之时,麻醉科杨狄主任下意识地加快给氧的频率,千钧一发之际抓出了患儿的异物---遥控器按钮数字“8”。杨狄主任毫不迟疑将准备好的气管插管重新插入声门,又一轮心肺复苏,心率恢复了,血氧还是不高,手动加压给氧,频率达到113次/每分钟,2分钟、3分钟,5分钟后血氧饱和度终于升到了90%。孩子救活了。

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于鑫岩对患儿进行身体检查

患儿父母说,也不知道遥控器按钮丢失了多长时间,大概可能有两三个月了,想想都可怕。

患儿父亲向普外二科主任张世伟赠送锦旗

患儿父亲向麻手科主任杨狄赠送锦旗

郝丽护士长介绍,患儿刚入院时,血氧饱和度只能维持在78-90%。这时,护士做好气道管理尤为重要,根据病变部位,采取左侧卧位,改善通气,为取气管异物做好充分准备。异物取出后,患儿右肺炎重。患儿的生命体征不平稳,对于护理的任务来说更重了,制订周密的护理计划,卧位由左侧改为右侧,定时拍背吸痰,体位引流,加强气道管理,死看死守,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,于5月10日早晨患儿停呼吸机治疗,拔出气管插管。

患儿父亲向重症医学科副主任于鑫岩赠送锦旗

据于鑫岩副主任介绍,患儿起病初期时抽搐考虑是由乏氧引起的,当时孩子青紫非常明显、血氧饱和度特别低。怕低氧给孩子的脑细胞造成一定的影响。而且孩子刚刚两岁,将气管异物取出后,在陌生的环境下,以及前期低氧对大脑神经会有刺激,所以找专门的护士陪伴患儿。

经过医护人员半个多月的精心救治,患儿康复出院。(魏爽 赵越臣)

 

 

相关文章